首页 > 互联网运营 >新闻内容

优联互通:想要APP软件上线需要哪些资质呢?

2021年04月25日 10:15

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让人们的生活越来越便利,也催生出了很多非常受欢迎的APP软件,比如抖音、微信、QQ、美团等,同时也刺激了APP软件开发的浪潮。那么企业在开发完自己的APP软件后,想要APP软件上线需要哪些资质呢?下面就由专业开发APP软件的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为大家举例说明。


想要上线APP软件除了提供一些企业的相关资质外,最重要的一项是:计算机软件著作权,一些特殊的行业还要提供一些特殊的资质。

计算机软件著作权是指软件的开发者或者其他权利人依据有关著作权法律的规定,对于软件作品所享有的各项专有权利。就权利的性质而言,它属于一种民事权利,具备民事权利的共同特征。

著作权是知识产权中的例外,因为著作权的取得无须经过个别确认,这就是人们常说的“自动保护”原则。软件经过登记后,软件著作权人享有发表权、开发者身份权、使用权、使用许可权和获得报酬权。

下面为大家介绍一些APP软件需要的企业资质,大家可以看看是否有您企业想要搭建的类型APP软件:

医疗App:市级卫生和计划委员会批文、 医疗保健信息服务:《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或《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公立医疗机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私立医疗机构:《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及《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 医疗器械信息展示:《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 医疗器械生产企业:《医疗器械生产许可证》、 医疗器械经营、销售:《医疗器械经营许可证》。


游戏App:《文网文(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ICP》、《软件著作权》、《游戏运营备案》、《游戏版号》等,目前游戏版号不是很容易办理。

直播业务:《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营业执照》(经营范围需包括当前应用功能范围)、《公安机关互联网备案信息》(域名备案)。

打车、租车:《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汽车租赁经营许可证》

音乐:《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或《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小说:《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时政新闻信息:《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社交聊天:《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或《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婚恋:《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或《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问答:《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或《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电商:《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或《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食品百货:《食品经营许可证》和《酒类零售许可证》《食盐零售许可证》

FM/电台:《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或《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有声读物:《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和《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动漫:《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和《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由于现在很多企业对APP软件的功能都要求有视频直播功能和短信服务功能,那么就需要《网络视听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播电视经营许可证);SP许可证》。

以上就是优联互通为大家整理的一些APP软件在上线之前需要提供的资质,如果您还有什么不了解的可以咨询我们优联互通官方客服。


相关推荐

国美创始人黄光裕被曝已出狱,国美零售市值涨幅超20%

今日,“国美创始人黄光裕被曝已出狱”一跃成为热门话题。国美创始人黄光裕的人生更是充满传奇色彩,他曾三度问鼎胡润百富榜之大陆首富,在2006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亦排名第一。从众人崇拜到千夫所指,黄光裕案承载了太多的舆论与想象。黄光裕或将出狱?2010年8月30日,法院宣判,黄光裕因非法经营罪、内幕交易罪和单位行贿罪获刑14年。据了解,黄光裕入狱服刑后共计获得过两次减刑机会。第一次减刑发生在2012年,当年6月18日,减刑10个月。第二次减刑发生在2016年,当年5月31日,减刑11个月。综上可知,黄光裕共减刑21个月,理论上,黄光裕在2021年2月16日就可以恢复自由身,前提是其没有获得更多减刑。但近日有消息称,黄光裕已于近日出狱,国美官方或将于今晚对外公布。受此消息影响,国美系概念股集体飙升,国美零售涨幅超20%,国美金融科技涨幅超60%。截至目前,国美零售涨幅达17.39%,股价为1.62港元。虽然不在江湖,但黄光裕出狱传闻不断。今年四月,国美零售投资关系总监李虹曾回应,黄光裕正常刑期到2021年2月16日,没有变化。此次是否又是空穴来风,静待国美官方的公开回应。

2020年06月25日 11:52

线下教育凛冬时刻,挑战与机遇并存!

随着新冠疫情的长久持续,教育行业迎来至暗时刻,寒假及春季开学培训计划被打乱,虽然目前全国各大中小学已经复学,但是线下教育机构复工还在陆续恢复中,线上教育却如火如荼,所以校外教育关键分水岭也随之来临,行业两极分化,迎来倒闭风潮。复学不等于复工据5月25日教育部最新消息,关于线下教育机构复工,全国有11个省份给出了明确时间,时间大多集中在5月之后甚至更晚,但中国有660多个城市。另外还要求在启动校外培训机构要优先启动面向参加高考的复读生以及艺考生的学习。由此可见,各地区线下教育逐步解禁状态可能还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在复课之后,大部分的学生可用于补习的时间明显受限,同时因高考、中考推迟,预计暑假放假时间将延期至8月1日前后。换言之,校内课堂时间会挤压校外培训时间,至少1个月。而校内教学安排导致的放学延时,很可能会促使学生家长更倾向于可以利用碎片时间学习的在线模式。效果也不错,并且每天只需要占用半小时间,家长还不需要接送。行业分水岭随之而来即使现在已经复工的线下教育机构还需要面临生源的问题,这次疫情给我们好好的上了一课——网课,学生从最初的不适应甚至反感抗拒到现在的欣然接受,虽然中间出过很多问题,也闹过很大的笑话,但是我们可以预见现在的家长再去给孩子报线下的课程就会有阻力,他们发现其实给孩子报名网课也是不错的选择。而在疫情期间冒出了一大批X辅导等app以及考生网自主在线学习材料购买等网站,疫情,反而成为了红利,加之各大综艺节目广告大力推广。疫情过后快速招生,盈利快速增长短时间内就不会发生,本次疫情对于中小企业的打击之大超出想象:员工的薪资支出与租金是众多破产企业无法逾越的鸿沟,虽然会有政府的补贴,但仍需面对人员缺位、供应失常、资金吃紧等不利因素。虽然线下机构面临着挑战,但线上机构却迎来了爆发。要么转型要么倒闭很多区域性和中小型线下机构在疫情下选择了“苟活”,面对线下课时费的捉襟见肘,很多老师只能被迫选择线上再上岗。在短短几个月中通过直播的方式为学生补课,挣的钱比在校外辅导班的课时费收入要多,遂决定与现在的校外辅导机构解聘,自己在家中搞直播教学。事实上,随着这次疫情的催化,面对线上教育平台开出的难以拒绝的薪资数额,很多老师便接受了线上平台的入驻邀请。师资的流失正在从根本上动摇着线下机构复课后的教学品质。任何危难中,都孕育着机会。疫情之下,教培机构迎来大的变革,也催生新的模式。面对疫情,无论是纯线上还是纯线下,都面临着一定的问题,也都在寻求解决方案。一种全新的模式也应运而生——线上线下教育相结合的模式。行业内,阿里集团首推的“云招聘”已成功为上海签约十位优秀上海交大毕业生,行业内,考生网推出的线上报考到学习一条龙服务模式,都可以为为业内企业打样做参考。此刻虽是线下教育的凛冬时刻,但任何时候挑战与机遇并存!

2020年06月09日 11:03

堪称世界上最危险运动 大学生翼装飞行失联

2019年9月4日,一位美国选手在张家界天门山试飞。当日2019年第八届翼装飞行世界锦标赛选手在张家界天门山试飞。新华社发南都讯记者汪雅云近日,一名女大学生在张家界天门山进行翼装飞行时偏离飞行路线而失踪,引起社会各界关注。南都记者就这项运动采访了国内最早进入超极限运动的专业体育营销公司方泽体育创办人李良东,他从专业角度解析了翼装飞行为何堪称世界上最危险的运动。“翼装飞行由于其特殊的高风险,全世界参与者数量都不多,应该说是极小众的项目。国内翼装飞行参与者非常有限,开展时间也不到十年,除开少数飞行次数与时间很长的以外,应该说普遍水平与国际高水平之间存在差距。”李良东告诉记者,这项运动频频发生事故还是跟运动本身的特殊性有关。“作为世界上最危险的超极限项目主要和两点有关:一是飞行速度快,这是人类自身运行速度最快的移动过程,对于高速(160-220公里每小时)状态下任何细微的判断失误和调整失态(不到位或过度)都可能造成严重后果;二是起跳方式和飞行环境,作为高空跳伞在平原环境相对来说难度是较小的,但是很多选择悬崖高点的定点起跳(basejump,又称背死跳)和山地环境飞行会让难度几何倍数增加,我们从2011年接触翼装2012年参与组织首届翼装飞行世锦赛以来,所掌握事故情况基本都是山地环境中发生的。”李良东说。发生事故的张家界天门山,是国内外极限运动界久负盛名的场地,方泽体育此前也曾多次在此举办翼装、速降、漂移、山地跑酷等项目比赛。“天门山地区山势起伏落差大、山地气象条件变化大且迅速的基本情况是不会变的,所以每一次组织活动,都需要有足够的敬畏心、足够科学严谨的态度去进行线路勘察、起跳点备跳点、第一二甚至三着陆点的选择、推敲和斟酌全部细节,并且坚持安全第一性的原则。”李良东说,“即便这样,我们依然要知道自己在进行的是世界上最危险最极限的项目,事故随时可能发生。”谈到这次女大学生失踪事件,失踪者没有佩戴任何带GPS定位功能的电子产品,也使得搜救工作难度较大,对此李良东认为即便她佩戴了GPS,在山区里定位系统的信号很容易受到干扰,定位也未必准确,但通常来说,大多从事翼装飞行运动的人都还是会配备GPS,这位女大学生却没戴在身上,如果搞清楚是因何原因没戴,也许会有助于判断出现状况的起因。最后李良东也表示:“对于这次张家界发生的事件,我们确实已经了解到多方信息,但这些信息尚未确认前是不适宜做任何分析的。我们也看到有些媒体信源是‘旁观者’和‘’朋友’,对此我们建议大家首先应该将重心放在找人和安抚家属上,对于未经深入判断确认的信息不宜轻易推断。”

2020年05月17日 23:45